秋月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男二他只有事业心[快穿] > 第16章 第16章(捉虫)

第16章 第16章(捉虫)

    潘晓蓉内心真的是很煎熬,只差了那么一点。

    如果苏霖能早一点闯出一番事业,她说不准就会放弃陈之杰,也不用像现在,被埋怨、被忽视,现在居然还动起手来。

    本来她都想着,自己欺骗了陈之杰,陈之杰肯定心中会有不满,可没有关系,她会伏低做小,会将他冷了的心再缓和过来。

    可当陈之杰满脸愤怒狰狞的看着她,双手死死拽着她的手腕,那一刻她是真怕了。

    心里怕,身上疼。

    差点没忍住直接逃离。

    又或者说,是不敢离开。

    离开陈之杰身边,她根本没地方可去。

    娘家根本不会管她死活,也不会在意她过得好不好,每次见面提起的都是在问什么把欠他们的钱还回去。

    真要回到娘家,不用一个小时就会被扯着拖着带回陈之杰身边。

    “瞧瞧,苏霖过来了!”

    “以前没在意,原来苏家小子长得蛮俊。”

    “这以后要是说媳妇,说个城里姑娘都没问题吧?”

    周边人的声音让潘晓蓉猛地抬头,一眼就看到了朝着这边走来的苏霖。

    她像是着了魔一般,死死盯着他不愿意挪开视线。

    甚至在人经过前面的小道时,下意识就开了口:“苏霖哥……”

    那一声,让周边听到的人忍不住是头皮发麻。

    声音很轻,却带着无尽的缠绵和委屈,仿佛是小媳妇在跟自己撒着娇。

    可是,潘晓蓉有什么资格用这种语调喊住苏霖?

    搞清楚,她才结婚没多久呢,婚前就有脚踏两条船的可能,现在婚后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居然还跟外男撒娇?

    这个外男还有可能是前男友呢。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视线全都落在这两人身上。

    生怕自己一个出声,就没后续看了。

    不过也没后续可看,潘晓蓉叫得再动听,苏霖也只是稍微顿了顿,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都没给潘晓蓉一个眼神。

    瞧着越来越远的身影,再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潘晓蓉那叫一个难堪啊。

    苏霖这次会往这边来,和潘晓蓉是没一点关系,他主要是找大队长问问情况。

    外包的事已经落实下去,最后统计一共分配到五个大队,厂子里还专门寻了五个好手艺的木工,专门去各个大队教学,让大队制作出对应的竹叶子。

    竹叶子做起来不难,唯一需要注意的地方就是规格不能有半分出入。

    苏霖想着来叮嘱几声,这是头一次合作,如果没有按着规格交差,必然会给玩具厂一个不好的印象,那也就没下次的合作了。

    好在,苏霖在大队长那连着检查了几批竹叶子,发现做得工艺都十分不错。

    “你就放心吧,这些东西我们专门找人一一检查过,但凡有不合规的直接丢掉不用,如果连续三次有人上交不合规的竹叶子,那人也别干了。”苏大队长拍着胸脯保证着。

    他有远见,绝对不会因为一些失误丢了这门好事。

    哪怕出差错的是他亲戚,他也绝对不会开后门。

    人工要比机器来的慢。

    但架不住外包的大队够多,短时间内他们收了不少材料进厂。

    再由厂子安排工人进行组装。

    在竹蜻蜓没有销售之前,尽可能让接触的员工保密,以防被外面的人知晓并跟风。

    苏霖倒没关注这些,他此时正在统计后续的玩具类型。

    竹蜻蜓一旦上市,最火热的销售时间应该在三个月左右,紧跟着不管是手柄式直升飞机还是竹蜻蜓的销售量都会下滑。

    很有可能急速下滑。

    所以在这段时间内,他得确定好下一个主打的玩具是什么。

    苏霖的计划是主打玩具一种,其他玩具三种。

    一共四种玩具同时上市。

    他走到黑板前,指着上面写出的字,“我希望你们五个人分成三组,每人选择一种玩具跟进度,不管是……”

    正说着时房门被敲响,有人探头进来:“苏组长,厂子大门有人找你。”

    “谁?”

    “说是你的母亲。”

    苏霖蹙眉,妈怎么会突然找上厂子?

    “会议先暂停,你们商量下分组的事宜。”安排好部门员工,苏霖便顾不上多想,起身就朝着大门而去,从进了玩具厂开始,这还是头一回家人会在上班的时候找自己。

    显然是出了什么重要的事,不然家里人不会这么急。

    快步走到厂门前,还没说话就被李燕一把抓住,“苏霖啊,你三姐要离婚。”

    “妈,你先别急……”

    “我怎么能不急?离婚啊,这么大的……等会,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李燕本想着让小儿子出出主意,可见到他的时候突然想起前段时间的对话,小儿子话里话外都在说离婚的事,难不成是早就知道了?

    在旁边的苏大国也是一脸愁容,“你真知道?那你怎么不劝劝你三姐,离婚可不是一件小事。”

    “爸妈你们先别急。”苏霖先将人带到安静的地方,等人坐好后他才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三姐回家了?”

    “是李旭来了一趟。”李燕急得不行,“那孩子只说你三姐想离婚,都已经搬到单位宿舍住了好长一段日子了,你说说她到底怎么想的?好好的日子怎么就不过了呢?”

    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要是真受了委屈,那就回家说说啊,真要是过不下去,我们难不成还拦着她?可她倒好,什么都不说一声,要不是李旭来一趟,我都不知道她还想着要离婚。”

    “你三姐是不是跟你说了些?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闹离婚?”苏大国问着小儿子。

    苏霖摇着头,“三姐并没有和我说原因,那李旭呢,他又是怎么说的?”

    “他能说什么?他无非就是不想离婚,想着让我们来劝劝苏荷。”李燕没好气说着,“你说我要怎么劝?那死丫头什么都不跟我说,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受委屈,还是闹着玩玩。”

    “三姐既然这么决绝,肯定就不是闹着玩。”苏霖揉了揉额头,显得有些无奈。

    离婚肯定不会有变,但三姐为什么就一定要瞒着原因?

    他不觉得离婚的过错方会是三姐,不然李家的人不会这么好声好气,还上门专门让他们去劝。

    可是这样的话,三姐为什么不愿意开口?

    苏霖心里其实有过猜测,过错方不是三姐,三姐又不愿意透露一点,那只能说真相实在是太过恶心。

    恶心到她根本不想开口,也实在不想恶心到家里人。

    苏霖道:“爸妈你们先缓缓,别急匆匆的去找三姐,让我先找她谈谈。”

    安顿好爸妈,苏霖干脆去厂里请了半天假,然后独自一人去了李家附近。

    他没直接去找三姐,也没找上李家人,而是打算先在李家附近打听打听情况。

    站在巷子一侧的墙角,正好有三个年轻人经过。

    苏霖对着他们招手,等人疑惑的走上前后,他抽出三张一块钱,问道:“想不想赚点零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