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多林 > 第十九章 佩剑淑女

第十九章 佩剑淑女

    皇帝是不会住在阴暗闷热的城堡里的,白蔷薇宫几乎就是一座庞大且华丽的庄园。围绕着宫殿的圣多明城是皇家最为依赖的防御屏障,能容纳三辆马车并行的厚重城墙足有二十米高,巨大的塔楼布满了箭孔,城墙下的土地向下倾斜形成一个缓坡,这是为了给箭垛上的弓箭手们提供更好的射界。

    艾薇雅的马车在城门口一处营地前停下,金色的皇室帐篷里凯恩大公带着微笑看着跳下马车的金发女孩,巴克一行人则继续随马车进了城。

    大公身边同样一头金发的青年三步并做两步来到女孩跟前,他不由分说的给女孩来了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捏捏脸,再笑哈哈的把她勉强还有个发型的头发彻底揉得与鸡窝无二。

    艾薇雅一脸的不痛快“够了吧。”

    青年就是她的二哥威尔斯,看上去温文尔雅,实际上性格能贴上爆炸标签的家伙,她其实挺庆幸当初自己走的时候他不在城堡里。

    “那哪儿能啊。”威尔斯又抱着艾薇雅的脸,狠狠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听说你带我的马去做了祈弥?”

    可没等艾薇雅开口,他立马大笑道“不愧是我妹妹!”

    格雷恰时在威尔斯的后脑勺上来了一巴掌,十多年的默契让威尔斯毫不犹豫的瞥了父亲一眼,看到父亲阴沉的脸色,他倒是状态调整得飞快。

    “哪有给马做祈弥的,你这丫头太不懂事了。”他严肃的语气听上去好像方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

    艾薇雅发自内心的竖起了大拇指,她真诚的喊了一声“不愧是我二哥!”

    这边的吵闹迎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人钻出帐篷,他灰白相间的头发梳到脑后,手里握着一根拐杖,走路一瘸一拐。

    男人艰难的走到凯恩大公的身边“阁下的几个孩子真有趣,若是宫里的那几个也如这般,怕是得吃罚。”

    面对这种明摆着嘲讽,凯恩大公毫不犹豫的还以颜色“北地野惯了,礼数上的确少了些,慢慢教就是了,谁也不是一生下就彬彬有礼,不是吗?”

    男人的笑声很难听。

    凯恩并不打算在这里继续与这人交谈,他对艾薇雅三人说道“我与这位大人有要事商讨,就不继续陪着你们了。格雷,记得带艾薇雅去她的住处。”

    “好的,父亲。”格雷躬身行礼。

    凯恩点点头,然后便与中年男人转身回到了帐篷里。

    “他谁啊?”艾薇雅好奇的问道。

    “御前执法官,泰伦斯。”威尔斯的语气听起来就对这家伙很不满“说话一直都鬼里鬼气的。”

    “威尔斯,别给他听见了。”格雷提醒道,这里离帐篷并不远,他随即岔开话题“艾薇雅,卡恩特罗的情况怎么样?南边还住得惯吗?”

    显然威尔斯也很想知道这些,他也凑了过来。

    “还凑合,就是有点小麻烦。”艾薇雅回答。

    话刚说完,威尔斯就立马来了劲,他一撸袖子“谁敢找我妹的麻烦?我……”

    格雷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你就消停点儿吧。”

    吃了一脚的威尔斯也不生气,只是嘿嘿一笑。

    对于他给艾薇雅出头这档子事,无论是格雷还是艾薇雅本人,都是心有余悸的。

    母亲死后,威尔斯有那么一段时间几乎病态似的一直跟着艾薇雅,他带着自己的那柄小一号的佩剑,哪怕是见到一个不小心挡路的,都可能拔剑暴起。父亲和格雷都说艾薇雅就待着城堡里,不会有刺客来伤害她的,哪怕是艾薇雅自己一再说明自己没事,他都没有丝毫的动摇,而且一直念叨着没人敢在我面前欺负我妹妹。

    事情就发生在那段时间里。

    猎人的儿子马克一直都是艾薇雅的玩伴之一,有时候他会找艾薇雅去城堡附近的林子里“探险”,他演勇士,而艾薇雅演公主,每次勇士都会成功拯救公主,偶尔还会找几个小伙伴一起,在他们不知道演公主的是艾薇雅的前提下。

    虽然艾薇雅觉得这很幼稚,但作为唯一不害怕自己的同龄人,艾薇雅倒是乐意陪他过家家。而这天,马克随父亲去狩猎回来,刚帮父亲剥完野猪皮的他捧着摘下来的新鲜果子,看见刚出城堡的艾薇雅便兴致冲冲的跑来递果子。

    满身鲜血另一只手里还握着一柄小刀的马克,威尔斯毫不犹豫的拔出了自己的剑。艾薇雅呵斥了他不要乱来,马克也连连道歉说对不起。

    然而,没人想到,在艾薇雅睡下后,坚信马克就是刺客的威尔斯乘着夜色偷偷溜出了城堡。

    当奥尼尔爵士找到他的时候,他握着沾血的佩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当见到奥尼尔身后的格雷,威尔斯突然放声大哭,而他身后的草堆里,躺着已经断了气的马克,铁剑刺穿了他的心脏,一剑毙命。

    那一年,威尔斯十二岁。

    父亲要判他死刑,是莫雷学士不计代价求的情,听说奥尼尔当时也是长跪不起。之后父亲给了猎人一大笔钱,面对猎人妻子的疯狂捶打,父亲也没做出任何反抗。再之后,威尔斯就很少留在城堡里了,越来越多的时间待在更北边的营地里。父亲说,若是他死在与北方之王的战斗里,也算是他对得起北地的子民。

    有一次威尔斯回来,艾薇雅问他当时怎么就知道哭了,威尔斯说,真当手里的剑刺穿马克的心脏的时候,他突然清醒了,他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坏事,同时也知道这件事没有任何的挽回余地。

    每次回来,威尔斯都会去看看马克的墓碑,然后留下一些钱和吃食在猎人的小屋前,偶尔间隔的时间久了,艾薇雅也会去。

    “我可不会再干蠢事了。”威尔斯认真的说道。

    “好了好了。”一番话不小心勾起不太好的回忆,格雷开始给自己打圆场“艾薇雅,父亲有个礼物给你。”

    说着,他取下自己腰间的一柄剑。

    长剑插在牛皮制的剑鞘里,剑柄的末端有一颗栩栩如生银色龙头。

    之所以说栩栩如生是因为这个世界在早些时候真的是有飞龙的,费利克斯家族用银色的冰龙作为图腾,传言是家族的始祖有过这么一条冰龙。虽然艾薇雅从没见过活的飞龙,但在圣亚城堡一座封存已久的地窖里,她真的见过巨龙的头骨。

    艾薇雅接过长剑,这柄与普通长剑尺寸没什么差别的剑出人意料的轻,她轻轻掂了几下“给我的?”

    “拔出来看看?”威尔斯催促道。

    艾薇雅顺势拔出长剑,剑身上那如同雪花般的花纹让她不自觉的瞪大了眼睛。

    “瓦雷亚钢。”格雷自豪的说道。

    瓦雷亚钢,一种极其稀有的金属,拥有比铁更高的强度和韧性,最重要的是,它足够轻。

    赛拉斯以前给艾薇雅看过一本旧城的古籍,记录着先民们手握瓦雷亚钢打造的巨大武器屠龙的故事。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如今再也没人发现过这瓦雷亚钢,存世的几柄瓦雷亚钢武器基本都在几个大国的王室手中,这也就意味着,其他人几乎不可能得到瓦雷亚钢打造的武器。

    所以艾薇雅有些疑惑“哪儿来的?”

    “父亲在攻下多亚时获得的北方之王的佩剑,谁会知道他手里能有这么一件稀罕物件。原本父亲是打算在你成年礼的那天送给你的,可惜意外来得有些突然。在你走后,父亲吩咐城堡里的铁匠把原来的巨剑融了,重新打造了这三柄剑,外加一把匕首,我们一人一柄。”格雷拍了拍自己腰间的同款佩剑。

    好一会儿,没动静。

    格雷的手肘撞了一下威尔斯“啥事都优先想着小妹,怎么这上头就磨磨唧唧的了?”

    威尔斯这才有些不情愿的从怀里掏出匕首,听他的语气都觉得肉疼“那有,多揣会儿也不行啊。”

    一旁的艾薇雅用手里的剑轻松挥出一段剑花“二哥喜欢就自己留着吧。”

    “那可不行,父亲说了都是给你的。”威尔斯郑重的将匕首递给艾薇雅,在匕首被接过后,他语气陡变“你走后,父亲可天天念叨你。”

    然后他学着父亲端着手的姿势“哦,我亲爱的女儿,你在那遥远的南方,会想家吗?”

    父亲当然不会这么矫情,格雷准备拔剑,而艾薇雅则咬着下嘴唇试图让自己不会控制不住笑出声,她缓了缓“很好,我记住了,回头告诉父亲。”

    “诶诶诶!”威尔斯立马慌了。

    “都别闹了。”同样忍笑的格雷提议“给你的剑取个名字吧?”

    “你们觉得叫什么?”自己是个取名废,想名字的事还是交给两位哥哥最合适。

    “弑神!”威尔斯抢答。

    艾薇雅直接无视了这么中二的名字,她转而满怀希望的看向格雷“大哥?”

    相比于威尔斯,格雷好歹看书不是。

    沉吟了片刻,格雷突然开始仔细打量艾薇雅,在艾薇雅被看得发毛前,他终于缓缓吐出一句话“那就叫淑女吧。”

    我觉得你在针对我,但我没有证据……艾薇雅毫不犹豫的否决了这个提议,她极其认真的说道“我突然觉得好剑不见得一定要有名字,尤其是这么没品味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