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热浪 > 第67章 five
    这个问题像把利刃抛来。

    该面对的终究还是要面对。

    这些天她都在欺骗自己, 幻想着,希望某天一觉醒来, 一切只是一场梦。

    舅舅没有患癌, 简淮平没有去过那个小树林。

    简笙低“嗯”了声。

    许洲天脸色瞬间变了,残存的一点信任被人凭空打碎。

    他冷嗤了声,“所以我是最后一个知道?”

    简笙慌了, 双颊泛白,“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许洲天对简笙有再好的耐心, 此刻都有些接受无能,戾气涌进大脑,脸色阴沉,转身就想走掉,被简笙扯住衣角。

    简笙手在微微地抖, “对, 对不起。”她忙说。

    她声音软而带着颤, 许洲天浑身僵了僵, 颓然冷静了下来。

    他大概是上辈子欠简笙的, 这辈子,才会无限度地容忍她。

    眉骨依然在隐隐抽动,许洲天强制降下火, 转回身, 盯着简笙发白的小脸,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转学。”

    简笙紧抿了下唇,道:“因为我舅舅生病了, 是,是癌症,需要去燕城治病……”

    “癌症……”

    “嗯。”

    许洲天沉默了下来。

    半晌,他开口,“所以你是要陪你舅舅一起去燕城治病?”

    “可你陪着去能有什么用,你舅舅的病再重,是由医生来治,又不是由你来治。”

    简笙睫毛打颤。

    外面有人想来开水房打水,看见许洲天侧脸神色很难看地立在门口,似乎在跟谁说话,都默默打消了继续往前的念头,准备去其他楼层。

    虽然简笙从未跟许洲天多说过家里的事情,但是相处下来,许洲天能推断出简笙没跟她父母住在一块,而是跟她舅舅舅妈住在一起。

    他拉住简笙手腕,温下语气,“不转行不行?”

    “你回回考前三,学校有给你提供免费宿舍,你可以选择住宿,不用跟你舅舅搬去燕城。”

    许洲天喉咙发着干,上前一些,凑近简笙,“我也住宿,陪你行不行?”

    “都高三了,哪有这个时候转学的,而且明城没有好医生吗?非得去燕城?”

    简笙看了看他,道:“燕城一院的唐屿医生你知道吗?他在这方面的经验最丰富,我舅舅他,他是胃癌中晚期……”

    “手术很难做。”

    唐屿……

    他自然知道。

    他母亲就在唐屿那做过手术。

    这个人在胃肠外科的经验,确实属医学界里最权威。

    许洲天掌心用力,将简笙手腕握得更紧,“行,可我还是那个想法。”

    “你还在上学,去了燕城也帮不了什么。”

    “不如留在明城。”

    许洲天将人抱住,捏了捏她的脸,“留下来好不好。”

    “就当是为了我。”

    “不然,我高考,可就没了对手。”

    简笙愣愣的。

    许洲天话又流进耳中,带着热度,“你留下来,我每周可以陪你坐飞机去燕城看望你舅舅。”

    “你舅舅应该也不想让你一起折腾吧?都高三了,他也不怕耽误你的学习?既然唐屿手术那么精湛高超,你也不用太担心你舅舅。”

    简笙眼底发红。

    她有时候想,如果许洲天对她没那么好,没那么喜欢她就好了。

    他越是不顾一切地奔向她,她越觉得对他一点都不公平。

    过了许久,简笙摇摇头,“我……”

    “还是得跟着搬去燕城。”

    空气安静下来。

    有什么东西凝固住。

    许洲天缓缓松开她。

    语气说不出的淡。

    “行,我知道了。”

    “我的确不算什么,连你的男朋友都不算。”

    “自然,不可能在你心里占多重要的位置。”

    话落,许洲天抬脚离开。

    外面的阳光在校园铺了一层金黄色的网。

    可是好像什么也没兜住,深秋的冷风掠过枝叶,掉了一片枯黄。

    简笙呆呆地抱着水杯,视线落在许洲天渐远的背影。

    第一次觉得三中的阳台和走廊格外长。

    这天之后,许洲天一连三天都没理会简笙。

    两人无声地冷战着。

    自第一天周围人就察觉出来,这三天却没人敢在许洲天面前多嘴或者好奇问一句。

    简笙转来三中后,不少人都忘了许洲天曾是一个脾气不怎么好的魔王。

    这三天,那个魔王似乎又回来了,没人敢惹他。

    晚自习许洲天也没好好上,被张秀英点过两次名。

    周六这天晚自习结束,每个教室都快散空了,有男生看见许洲天懒靠在走廊尽头的墙壁,连抽了好几根烟。

    ……

    十一月末,第一次寒潮袭来。

    窗外黑幽。

    简笙坐在书桌前,台灯在她披着的黑发上染了层光。

    手机上的聊天框打开了许久,简笙终于敲出字:【嚣嚣】

    又删除掉,觉得现在许洲天大概不会喜欢她这么喊他。

    指腹生出一层薄汗,简笙擦了擦。

    后重新敲字:

    【对不起,对不起,你可不可以不要生气了,我也不想搬去燕城,想留在你身边,可是,我真的不放心我舅舅,也有其他的无奈,一年后,我们明大见……确切地说,不用一年。】

    犹豫纠结了三天,简笙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跟许洲天一直冷战下去。

    也不可能和他就这样结束。

    一直不敢找他,是怕他不理她。

    可是,再不找他,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理她了。

    简笙准备按发送,听见房门外“嘭”地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紧接着是付艳红的怨怪声:“都跟你说让你休息休息,在一旁看着就行了!偏要逞强,现在好了。”

    以为是李杰出了什么事,简笙落下手机忙走出去。

    打开门,原来是李杰将箱子从房间里搬出来的时候,没抱稳,箱子掉了下去,散落了一堆东西出来。

    不过还好他人没什么事。

    简笙跟着走过去收拾。

    李文洋道:“爸,你现在虽然还没做手术,可也刚从医院回来,搬东西这种事情,交给我就行了啊。”

    这两天大家都在收拾,需要将搬去燕城的东西打包装箱,明早会有快递上门取件。

    简笙和李文洋的转学手续,以及李杰的转院手续都已经办好,订的明天下午的机票。

    简笙也道:“舅舅,你去沙发那看电视吧。”

    “行行行,都把我当病人。”李杰有些无奈地道,安分站在一旁不动了。

    “你本来就是病人。”付艳红没好气道。

    简笙注意到一张半掉出一个黑色本子的照片,怔了怔,弯腰捡起来。

    照片里的人跟她现在的年纪差不多大,眉眼跟她七分像,晃眼一看,还以为是她的照片。

    女孩身穿白色圆领短袖,条纹阔腿裤,站在燕城大学校园大门口左侧的牌匾旁边,笑容明媚。

    “这张照片竟然在这个本子里。。还以为被我弄丢了呢。”李杰也怔了怔,走到简笙面前失了神。

    妈妈……

    光是看见照片,简笙鼻子生出酸意。

    她房间里李箫的相册,可很少敢拿出来看。

    李杰道:“可惜啊,当时陪你妈妈去燕城大学玩,就拍了这张,应该多拍几张的。”

    “我还记得,你妈妈那会梦想是考燕大,不过她成绩不像你,不是努努力就可以上名校的,差了好多分,但她真把燕大做为目标,从高一下学期开始努力,最后虽然没上成燕大,可也上了不错的学校,为了弥补遗憾,高考结束后,就拉着我陪她去燕大观光了一趟。”

    简笙静静盯着照片。

    “箫姐年轻那会,也超级漂亮啊。”付艳红感叹道。

    “当然了,我姐跟笙笙一样,从小就是美人胚子。”

    这句话说完,李杰喉咙像塞了什么难以吞咽的东西。

    那种悲痛和恨意又蹿进心头。

    他再次觉得上天不公。

    为什么这样美好的一个人,会被夺去鲜活的生命。

    而那些罪孽深重的人,还活得好好的。

    舅舅舅妈的话,简笙都没听进去,过了片刻,她喃喃:“舅舅,这张照片可以给我吗?”

    李杰看了看她,道:“可以的,当然可以。”

    回到房间,简笙坐在书桌前,对着橘黄色的台灯呆呆看着那张照片。

    指尖发紧。

    忽听一道振动,将她拉回神。

    目光投过去,来电显示:许洲天。

    迟钝了好几秒,她接起电话,“喂?”

    通过电流传来的嗓音沉烈而哑,“下楼。”

    简笙愣住,“什么?”

    “我在你家楼下。”听见他说。

    ……

    “笙笙,你去哪?”见简笙从房间里跑出来,李杰问。

    简笙顿了顿,回:“我去楼下买样东西。”

    “让洋洋陪你去吧,都这么晚了。”李杰说。

    头一次,简笙没多跟李杰解释,匆忙说了一句不用,换鞋下了楼。

    付艳红正好在阳台收衣服,看见楼下站了一个男孩。

    冷风簌簌,他一件纯黑色外套,个子高挺,英俊轮廓带着些跟李文洋和简笙这个年纪一般的青涩。

    听见李杰在喊李文洋跟着一块出门,付艳红声音从阳台传出,含着微乎的叹息,“算了吧。”

    ……

    从电梯出来,简笙径直走出去,很快捕捉到许洲天的身影。

    步伐在这一刻如灌了铅,慢了下来。

    最终还是走到他面前,喊了一声“许洲天”。

    熟悉的嗓音,熟悉的脸,让许洲天驱掉一些寒意,掀起眼,带着复杂的情绪一寸一寸打量简笙。

    想从她身上找到什么痕迹。

    “下来了,”

    “你这么冷漠无情,我还以为你不会下来呢。”许洲天自嘲地笑了一声,用吊儿郎当的语气掩饰着什么。

    最后还是他认了输,主动来找她。

    他们之间,他从来都是主动的那一方。

    眼前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但凡她愿意主动向他迈进一点,他可以把全世界都给她。

    简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出口的第一句,还是那三个字:“对不起。”

    “许洲天,对不起。”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许洲天抓住她的肩膀,额头与她抵住,“简笙,我他妈认输了。”

    气息不稳地吐出,却带着能燎原的热度,“我认了。”

    “你转学就转学吧。”

    “你舍得抛下我去燕城,我舍不得你,我就是没你有出息。”

    “我承认我许洲天,就是彻彻底底栽在了你身上。”

    简笙怔住,神经也一颤,什么心绪在一瞬间升到底,又往下跌,被许洲天搂住,他吻上她的唇,有些发狠,咬出了血。

    简笙无声地承受着。

    “那么,你一定要给我考回明城。”许洲天沉声,“说好的,一起上明大。”

    简笙尝着血渍渗进口中的苦涩,想跟许洲天说清楚原因。

    告诉她,她突然想考的是燕大。

    想帮她妈妈实现愿望。

    问他可不可改变主意,将一起上的大学改成燕大。

    或者,问他能不能接受异地恋。

    可是她有什么资格。

    她有什么资格啊。

    她凭什么,要让他一等再等,

    凭什么再三不守信用,还能让他原谅。

    凭什么她说考燕大,他就一起考燕大。

    而且,许洲天他说过,他不喜欢燕城,他的外婆在明城,精神状态那么差,比她更需要他。

    就像李杰说的,到了大学,会遇见很多新的人新的事。

    许洲天也是一样。

    他这么这么好,根本不值得被她拖着往前。

    根本不应该在她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

    “听见没有。”许洲天掐她的脸。

    简笙无力地又说出那三个字:

    “对不起。”

    “嗯?”

    “我,我……”

    简笙指尖发疼地掐进肉里,声音显得有些麻木,“我改变主意了。”

    “我想考的,其实是燕大,不是明大。”

    寒风在往人身上吹,夜色深重。

    许洲天立在原地,好像觉得眼前的人,变得陌生。

    也对她这样的反复,感到可笑。

    “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想考的,是燕大。”

    ……

    “你忘了我吧,许洲天。”过了许久,简笙说出这一句。

    那一晚,许洲天是怎么走掉的。

    简笙过了许多年都记得。

    他像被人用力刺中心脏,面部血色一丝一丝褪去。

    也像被人彻底背叛,神情极度灰暗。

    她身侧的墙壁被重重砸了一拳,“呵,我突然觉得。”

    “我喜欢你,喜欢得像一个傻子。”

    “以后,”

    “不会再做傻子了。”

    全身微微发着抖,简笙在床边缩成一团,手里捏着那张照片。

    照片里的人,笑得那么好看,可是再也无法看见。

    “妈妈,我现在就后悔了怎么办。”

    泪一直往下流,糊了脸,简笙一开始努力控制着抽噎声。

    到后面实在无法控制,放纵地大哭出来。

    第一次意识到。

    原来,她也很喜欢很喜欢许洲天。

    ……

    付艳红推门进来,将简笙抱到怀里,“不哭,不哭孩子,”

    “失恋,失恋就是这样的,舅妈也失恋过……”

    “时间能冲淡一切。”

    “等到了燕城,就会忘记他的。”

    简笙心想,他也会忘记她吗?

    当然了。

    是她让他忘了她的。

    隔天下午,简笙跟舅舅一家乘上飞往燕城的飞机。

    简笙在飞机上睡了一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一觉醒来,梦终归是梦。

    他们已经到了燕城上空,透过窗户,望见一片雪白。

    燕城十一月中旬就下雪了。

    不像明城,可能再寒冷的一月份也不会下雪,这里是一座爱下雪的城市。

    “姐,我觉得我真牛逼,高中连转了两次学。”李文洋在旁边嘲了一声。

    “也不知道我们班英语课代表,会不会想我……”

    简笙不知道听见没听见,呆呆地看着窗外。

    一阵巨大的轰鸣中,飞机稳稳在燕城落地。

    外面正飞着雪粒,落在机翼。

    望着窗外距离变近的银装素裹,简笙才愿意相信,这就是真实。

    青春这场热浪结束了。

    她再也听不见三中校园里树上的蝉鸣。

    也不会再拥有那个少年的偏爱。

    一滴泪不自觉地滑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