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男主怎么又爱上我了[快穿] > 第39章 无限流生存游戏4

第39章 无限流生存游戏4

    【35】

    这次的通关条好像比之前还要多了一个。

    上个游戏副本只有一个存活条件, 而这次却多了一个类似于解密的要求。相对应,成功以后获取的积分也从之前的50增加到了100。

    如果要按照这个逻辑下去的话, 可能下个游戏副本也会再多出一个要求吗?积分也会增长?

    之前获得的积分, 闻尧并没有拿来兑换什么东西,那个系统商店里最基础的可以兑换什么增强力量,增强智力的, 而其中货币可以说是兑换率最低的,还有各种黄金等,一些违禁武器也明显赫然在列。

    因为闻尧身份的关系,在遇到这种事后,他除了考虑这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外, 还思考了一下它目前的覆盖率,以及它的目的, 会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还想把这种离奇的事情讲给自己爷爷听。

    闻老爷子这几年身体还是硬朗得很, 上次去看的时候,他还在院子里打太极,听声音中气十足。

    可他刚冒出这么个想法,就收到系统的警告, 大概意思就不让和其他人透露关于生存游戏的相关信息…

    再等等,等他更加了解这个游戏再说吧。

    闻尧这样想着。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私心,

    他想着如果再去的话,这次能再见到他吗?

    从那个副本出来后好几天, 闻尧都还是能想起那个触觉,特别是从副本出来的第一天晚上, 他闭上眼睛,似乎就能感觉唇上的微凉。

    他为什么……要亲自己呢?

    如果在这之前,有谁去问闻尧, 问他对于两个男的亲嘴怎么看的话,他肯定下意识觉得很恶心,他简直无法想象那种画面,但是…宋景明在吻他的时候…

    他却没有任何的不适……

    并且…他自己当时下意识的还回吻了。

    宋景明的唇软乎乎的,唇形漂亮,上唇薄于下唇,一点点凸起的唇峰,唇珠明显,平时他的唇色是很淡的,但那时候因为染了血,莫名艳丽了几分。

    而闻尧回吻的那一刻,也就是他自己意识陷入昏迷前,隐约好像看到他唇角隐约勾起的一抹浅淡的笑。

    闻尧下意识会伸手摩挲自己的唇瓣,似乎想在上面再找一找之前那个人留下的余温,而在他思绪正翻涌期间,旅游大巴车里正在打盹的游客纷纷陆续醒来醒来。

    醒来以后,彼此之间随便一打量就能大概知道谁是玩家。而他们在互相观察的时候,闻尧稍微扫视了一下,这次人数没有上次多,也就五六个的样子。

    大巴车最前面导游是本地人,一口带着当地口音的普通话顺着喇叭回荡在车厢里,讲的都是一些安全注意事项。

    车里除了任务者以外,还有是真的去三圣度假村休息的游客,其中有年轻小情侣,有中年夫妻,有一家三口,还有几个年迈的老爷爷老奶奶。

    一路上为了活跃气氛,导游还讲了许多谁原本得了什么病到了三圣村以后身上病又好了的事,听上去简直不可能,可是能够坐上这辆车了,就说明都是将信将疑的,最多也是抱着试试也不亏的态度。

    随着底下有个老奶奶说起她认识的谁谁就是腰不好,去三圣村泡了两天温泉回去以后腰就不疼了,整个车厢里的气氛逐渐热闹起来,称得上一派祥和之气。

    也只有几个任务者微微皱着眉头。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神奇的温泉,要么那个老太太是请来的托,要么……其中一定大有问题。

    【36】

    闻尧的位置在大巴的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

    这个位置比其他位置要高上两个台阶,视野更加高,能够让他一打眼就看清楚车内的所有情况:

    ——这是一辆核载五十三人的大巴,实载三十六,减去司机和导游,以及一个售票员,一共是三十三人。再除去八个玩家,二十五个游客。

    位置稀稀拉拉的空着一些,而最后一排的位置除了他以外…闻尧把目光投射过去,和他中间隔了两个空位的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个戴鸭舌帽的少年。

    他真的很安静,从始至终闻尧都没见过他说话,也没见他又更换过动作,一直保持同一个姿势,一直侧看着窗外的景色。

    穿着略宽大的黑色卫衣,又带着一个黑色口罩和鸭舌帽,在之前前排几个任务者东看西看的对眼色中,他也没有抬起头,耳边那个好像是随身听的耳麦。

    从闻尧的视角只能看到那个少年的手指很白,虽然大部分都拢在袖口里,但露出来的半截手指很是纤长,这更加让他显得雌雄莫辨。

    不知道是不是闻尧看花了眼,

    他指甲盖上好像还有一点点红色的颜料。

    大概……不是任务者吧,也是游客吧,

    闻尧这样想着。

    【36】

    有研究发现,当人一直身处在一个相对规律的、枯燥的声音中,并伴随摇晃的刺激可以激活人体内的主动睡眠系统,这就是为什么坐动车更容易疲倦的原因。

    闻尧也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点倦意,车上其他人也大多开始闭目养神,车前方正在放着一部不知名电影,一切都很平静,车子也离目的地愈来愈近。

    就这时,旅游大巴车的司机没有一点点预兆突然急转弯。而他的突然转盘让整个车身瞬间往一边倒去。整个车身几乎擦着边过了那个弯道。

    而闻尧因为没有做什么心理准备,

    身体依然是下意识往一边倾向。

    哪怕他自己中途有尽量控制,但就还是撞到了那边的那个戴鸭舌帽的少年,撞到的那一瞬间他不小心碰到了对方的手,几乎冰得吓人。

    而且真的很瘦,瘦到硌得慌,瘦到手腕的腕骨特别明显,在不小心撞到他的瞬间,闻尧立刻和他说抱歉,不过就算他这样主动和他搭话,少年也不说话,

    他的目光还是望着窗外,沉默的摇摇头。

    车厢里其他人基本上也和闻尧一样没做什么准备,被司机这么一打方向盘几乎都要跌到中间的地板上了。一些老人也是手忙脚乱的找药。

    “真不好意思啊,各位,我刚去问了,师傅说刚才不小心看到一个小动物…这不,就让了一下!”

    导游赔着笑,无视了车里的游客们的抱抱怨怨,依旧态度非常好的和车里的他们说着抱歉。

    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怎样看到了。

    他有点疲倦但是并没有完全闭上眼睛,微微眯着眼睛,感觉明明到了看到了司机并不是躲什么小动物,他一开始就是朝着悬崖的方向来的,就仿佛看不到前面需要转弯一样。

    这一幕其他几个任务者应该也察觉到了。

    “………”

    而那时候具体目的地也不过三十多公里了,

    最多也就是十几二十分钟就可以到目的地。

    车辆很快到达目的地,导游大叔再次和他们说了怎么走,只要顺着这条路直走就到了,中间不需要拐弯,大概不到十分钟就能看到村口,而且他已经和那边的酒店打过招呼了,走不了几步就会看到他们来接他。

    大巴车即将折返回去的时候,导游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趴在门框那里冲他们挥手大喊,

    “注意晚上十二点以后不可以出门!不管听到任何声音,看到什么都要当没看到啊。还是车上发的那个平安符也要一直贴身戴着!”

    可根本就没人理他,还有几个人愤愤不平的在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在背后骂他黑心肝,面色都不是特别好,还有人直接就把那个符袋给扔了。

    【37】

    而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这个福袋根本不是什么发的,应该强买强卖的,在发生的那个急转弯事件以后,导游先是赔着笑道了歉,后面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个小木箱子。

    里面有许多略包装略简陋的平安符。

    明黄色的符袋本身上绣的福字歪歪扭扭,走线不够工整,布料粗糙廉价,怎么看怎么寒酸,怎么看都像是那种几毛钱在市场随手批发的。

    一开始他们都以为是免费给他们发的,结果导游手心朝上,脸上依旧还是和善的笑容,

    他说:“一百块一个。”

    就这,他居然要买他们100一个…

    ——“怎么不去抢啊。”

    ——“这卖10块我都要考虑一下。”

    其他游客当然不愿意,但是当时那个情况,导游颇有一种你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的架势,就这么挨个挨个的强卖给了他们。

    这就是为什么下车以后,面对导游的关心问候,车上游客们的态度却是那样不买账,遇到这种事的确生气,骂骂咧咧着,这种黑心钱也赚。

    有一下车就把那符袋给扔了,还有的可能是觉得好歹一百块呢,虽然没扔,但是也没好好保管。大概也只有那几个任务者了。

    不过…也不并不是车上所有人都被强买强卖了,那个少年就没有。车上的时候导游拿着小木盒挨个挨个座位的收钱,等到了闻尧这里的时候,一抹口袋发现自己的钱包还真在身上。

    一百块不算什么,所以顺手就掏了。

    等到了他旁边那个少年,那个导游看到他的时候脸上笑嘻嘻的表情瞬间收住了,声音也变得硬邦邦的,可以听着他压着嗓子,声音非常的小。

    “你怎么在这?”

    哦…还认识?

    当时的闻尧这样想着,全车里唯一没有被强制买那个符袋的只有少年……说起来,他人呢。

    闻尧看了看,都没看到他的身影,其中一个游客见他四处张望,以为他东西落车上了,问他怎么了。

    “和我一起坐在后排的那个男生人呢?我明明看到他一起下车了啊…”

    和他搭话的那个游客明明就坐在那个少年前面两排,他听到这个问题,一脸疑惑。

    “啊?你说什么?哪里来的什么黑衣少年,后排不是…一直只有你一个人在坐那里吗?”

    此话一出,闻尧后背直接冒起一阵阵冷汗。

    “哦哦哦,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他改口道,“我刚好有个和他差不多的弟弟。”

    那个游客听完以后还笑他,

    “兄弟俩感情还真好啊…”

    【38】

    的确就像那个导游说的那样,

    下了大巴车以后,顺着那条公路直走大约四五分钟左右,还没走到一半,两辆加长版观光车缓缓朝他们驶来,稳稳停在他们面前。

    最前面那辆观光车后面下来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中年男人,面相看着和蔼,自我介绍说是光华酒店的经理,然后特意来接他们的,非常殷勤的招呼大家上车。

    上车以后挨个人发了一瓶矿水瓶,略带歉意说他们辛苦了之类的。他们村的地理位置实在是不好,在山里头,一开始连路都没有。

    连他们现在走的这条路都是他们村子里的村民自己筹钱修的,以前要进村子得泥巴路都得走上十多公里。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就酒店经理这样好的态度,又亲自来接,大家面上原本不怎么好的表情也逐渐松动了起来。

    开来了两辆车,闻尧坐上了经理在第一辆,任务者们大多比较敏锐,为了多了解一点情况大多数都选择了第一辆,八个人刚刚好坐两排。

    各自看了一眼后默契的开始询问,就像普通唠家常那样隐晦的互相交流,闻尧听得出他们在说什么,无非就是询问各自都玩过几局了,互相摸底。

    中间一些小的细节不是很重要,主要是想问闻尧之前他在后排看到了什么,没太问出来。

    观光车没开多久就进去了三圣村,虽然名字是叫村子,但好歹也是一个度假村,内里环境还是很不错的,非常干净整洁的街道。

    一路还能看到好几家门口挂着家庭温泉等招牌,经理也热情的介绍,语气中颇有几分自豪的意思,说他们村以前很穷,都是靠……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没再继续说下去。

    那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左右,经理说到了以后刚刚可以吃晚饭,吃完晚饭泡个温泉好好睡一觉,他们村里里还是有挺多好玩的地方的。

    “……”

    坐了一下午的车,说不累是假的,又累又饿。

    在大堂登记的时候,闻尧听到有任务者和他说了一个地方,应该就是等会儿要他过去的意思吧。

    “嗯。”

    在游客们在大堂等着登记的时候,经理在旁边也没闲着,一边一边招呼着游客,一边对那些侍应生吩咐让他们叫厨房可以上菜了。

    “大家把行李先放房间,饭厅在二楼…中餐西餐都是有的…而且我们还有招牌特色的老鸭汤…对了食宿都是包含一体的,不会再额外收费了啊。”

    闻尧没怎么注意听经理讲他们的特色菜,他看着手机的并没有开封的矿水瓶,上面的包装并不是他之前能在市面上看到的款式,包装上是三圣村的宣传广告。

    不知道为什么,他并没有喝。

    他有些心神不宁,在观光车驰入三圣村的牌子的时候,闻尧似乎又看到了那个穿黑色卫衣的少年,他现在一块阴影下面。

    这次对方倒是没戴什么鸭舌帽,只是干脆把卫衣自带的大兜帽给戴上的,没有戴口罩,所以他看到他的脸,看到了他看着他的样子。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

    但是的的确确就是那张很熟悉的脸。

    他的预感没有错,一直都有感觉被什么跟着…

    是明明?还是宋景明?

    【39】

    宋景明当了许多年的人,这还是第一次当鬼呢。

    走在路上,其他人完全看不到自己,还能从别人身体穿过去的小游戏只让宋景明玩了三天就没兴趣了。

    他其实比男主他们更早的进入副本。

    还记得刚到这个副本的时候,自己一过来穿着一身红色的嫁衣,头上还戴着无比沉重的头饰,脚下踩着的也是一双簇新的红绣鞋。正双手合十的放在自己的小腹部,这身打扮怎么看就是都是一个待嫁的新娘。

    假如他…没有在棺材里就更好了,

    再者说单从性别上也有很大的出入。

    第二个发现是宋景明发现他连动都没法动弹,不知道棺材上压着什么,他完全推不开。除此之外,自从他睁眼以后,就能感觉身体哪里哪里都疼,还是那种钻心蚀骨一样的疼…

    脑子里的258幸好反应也比较快的告诉他现在外头贴了可以克制他的符纸,他暂时是推不开这个棺材的,不过他现在是鬼,可以直接穿过去的。

    “哦………”

    至于他身上的那些疼,258其实已经为宋景明屏蔽一部分了,但也没办法完全屏蔽。

    毕竟他身上可是承载着上百上千人的疾病和痛苦以及灾祸啊。那么庞大的痛苦,这根本不可能完全屏蔽得过来的,

    宋景明看到的背景故事和男主看到的背景故事则完全不同,闻尧的拿到的背景故事里只说了三圣村是因为温泉所以成了度假村,说现在因为游客失踪迎来了淡季,具体的其他原因则什么都没说。

    而宋景明拿到的背景则更加深入的讲述了所谓温泉能够延年益寿包治百病的真实情况。首先它的确可以,之前的那些说有效果的也不是托。

    三圣村以前也不叫什么三圣村,只是一个无名的小村庄,住的大多数都是姓石的人家,家家户户都非常的穷,听过说是这里风水不好,当时的村长就想请一个大师过来帮忙看。

    那个大师到了以后说他们这里什么地煞之类的,大概就是这里在以前是战场,再往前坟场,反而哪儿哪儿不好…住在这里的人会各种破财遇灾,劝趁早搬家。

    可那时候的村长固执,总觉得不舍的。

    老话都说,落叶归根,落叶归根,他就是在那里生的,他的根就长在那里,他还能搬去哪里。村里那会儿五十多口人也是同一个想法。

    他们齐刷刷跪着求大师有没有别的法子破解。

    为了求一个破解的法子,村长愿意把他全部家当,连带祖上传下来的一个纯金镯子一起给他。

    大师想了想,说,还真的有。他给出了一个非常阴损的招儿——养圣女硬改风水。

    一个完璧之身的,年纪不超过十八岁的,死亡最好在一年以内的女性,由她替他们承受所有的煞气,也承担他们的所有的疾病和伤痛,乃至灾祸也能替他们挡。

    而宋景明就是那个倒霉的“圣女。”

    【40】

    当时石家村的村长打着配冥婚的幌子去外面打听有没有合适的闺女,说彩礼多少都不是问题。

    说是娶,但大家心知肚明,实际上就是卖。

    而且那钱是他们一个村的人凑出来的,不够还去借了许多,在那个年代能凑了小十万非常不容易了。

    在这样重金诱惑之下,不少人登门去找村长,可惜那些要么时间不和,要么年龄不和。其中就宋景明最合适,

    他的死亡日期非常吻合,不超过一年,年纪也没超过十八岁,死的时候还有俩月才十八,甚至连八字都刚好是那个大师提过……就是性别对不上。

    宋景明的家人当然知道他是男的,但是为了能拿到钱,还是昧着良心说是个女儿,反正早成一堆灰了,谁认得出呢。

    他那个爹堆出一脸笑把他的八字递上去,“肯定是个清白的黄花闺女呢,死的时候才十七嘞。”

    村长其实也不懂怎么看男女,只知道他终于找到一个如此合适的圣女,大喜,当即拍板定下了这个“圣女。”一手交钱一手交骨灰。

    本来最开始的确是以冥婚做幌子的,可买回来以后,村长想着他的确有个夭折的大儿子,年纪也差不多该结婚了,干脆配一个吧,反正买都买了物尽其用。

    然后买了新嫁衣新鞋新盖头…走完了整个冥婚的流程以后,他才把宋景明又重新按照大师说的位置包括周围摆放的物件等等…全部置办好。

    而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不出一个月,他们真在某处挖到了温泉,并且他们村里的人比其他村的人更加长寿,连七八十岁老爷爷也都面色红润有光泽。

    偶尔路过他们村的一个外乡人随口夸了一句,你们这儿不是有什么延年益寿的神药吧!

    当下给村长了一个提示,再加上村长的小儿子也渐渐长大,从外头读书回来以后各种新奇的点子,就有了拿泡温泉延年益寿的点子来吸引游客。

    而他们也不算骗人,

    那些伤痛全部都转嫁到了圣女身上而已。

    【41】

    看完背景故事的宋景明楞了很久,然后一过来就是在棺材,他刚刚学会怎么穿过棺材,就见到了一个看起来还挺憨厚的汉子,上来就老婆老婆的叫。

    宋景明看了看自己这身嫁衣,又看看对方身上配套的新郎服,懂了,他的丈夫。

    “老婆,你终于肯出来了…”

    他这个冥婚的丈夫还有些委屈巴巴的说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外面等他,可是他只缩在里面都不出来。

    258适时的和宋景明解释了,常规的冥婚夫妻两个人是要合葬在同一个棺材的,但是他这个并不是,得按照他们的要求圣女是必须单独一个棺材的。

    宋景明看了看棺材旁边的确还有一口略陈旧的,以及一个劲看着自己傻乐的…汉子。

    他看出来了他是个脑子有问题的智障。

    “……嘿嘿…老婆…”

    宋景明的鬼丈夫叫石耀宗,听名字就知道他身上承载着什么样的祈愿,可惜小时候发了一场高烧脑子烧坏了,没多久又自己摔下山死了…

    “我不是你老婆。”

    这是宋景明和他说的第一句话。

    但一个傻子又怎么可能听得懂宋景明在说什么,他甚至还伸手想去碰宋景明头饰上的链条,大概是觉得他头上的头饰很好看。“老婆…漂漂…”

    反正就不管宋景明生气也好,反驳也罢,

    他就只知道自顾自嘿嘿笑着叫他老婆……

    宋景明上个副本里自己也装过傻子,那时候他装的非常高兴,可轮到他自己面对一个真傻子,他一点耐心都没有的。甚至开始想起,那时候闻尧可真有耐心啊。

    他没那么多耐心,说几次不听,他会生气的。

    “滚!”

    宋景明粗鲁推开自己名义上的丈夫。

    然后他那个傻子丈夫被他推开了就开始哭,坐在地上打滚,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还这个样子着实有点辣眼睛。不过也说明了,在他心里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

    可宋景明又不是他爹,根本不吃这套。

    见那傻子哭了一会儿还没停,没完没了还。

    本来就因为身上浑身哪里都痛,心里正烦得不行,宋景明也不废话,直接抬脚就踹。要不是身上的嫁衣不太方便活动,不然他能把他打得哭都哭不出来。

    傻子丈夫被打了也不还手,就这么他打,不过倒终于不哭了,他注意到宋景明生气了,赶紧巴巴的凑过来。

    “老婆…不气…不气。”

    宋景明更气了。

    【42】

    后面他也想通了,和一个傻子计较什么呢。

    他还有任务在身上呢。

    后面他们欲望逐渐庞大,但本来的‘圣女’承载太多人的病痛,也慢慢开始变得时灵时不灵,温泉的生意也逐渐下滑,没了游客就没了收入。

    这些年靠卖神药不知道卖出去多少钱,要他们一朝回到以往的日子是不可能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欲望总是会无限膨胀的,于是这会村长已经长大的儿子又辗转反侧的找到之前的那个大师。

    可那个大师已经不肯见他们,劝他们收手。

    已经被财富迷了眼的人根本听不进去。

    他们依葫芦画瓢,觉得可以再养新的圣女。

    没有合适的就现杀…

    新圣女是真正的女子,本来好好的花样年华,高考前夕想着放松下,听说三圣村的名号,虽然并不信吹得那么神,但想着泡个温泉放松下也好。

    在前台登记的时候,特意问有没有交男朋友,不知道问这个做什么,乖巧的女生还是老老实实回答,家教严,没谈过,然后就然后了。

    后面三圣村的生意倒是慢慢好起来,可与此同时,游客一个接一个的失踪,生意又跟着慢慢不怎么稳定起来…

    人为制造死亡的魂没有宋景明这样的温顺。

    新圣女戾气非常重,她们没有清晰的自我意识,完全靠着临死前的那口怨气在行事…

    三圣村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宋景明,二十多年前亲眼目睹宋景明那场圣女仪式的人才可以看到他,往后出生的新生儿是看不到的。

    在听到系统说男主已经到这个时间的时候,他换了一身衣服去看看他,然后撞上了那个看得见他的人。

    那个导游在二十多年前也才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少年,现在已经是个中年人了啊,他当然是认出了他,露出和村里其他老人见到他时一样的表情。

    那是一种恐惧但是更多的是嫌恶。

    是的,有了新的圣女以后,

    他当然就被当成没用的垃圾啦。

    宋景明在上个副本都没这么容易生气的,到这个点副本以后,身上承载着成百成千人的病痛,依然是哪里都不舒服,见他凶他,他也瞪了回去。

    ——凶什么凶!!

    ——可恶啊,他为什么不是恶鬼,不可以伤人。

    ——好想弄死他啊,好想弄死他啊。

    宋景明又发现了他变成鬼以后的,他不仅更加容易生气,也更加抑制不住心底的那些恶念,他心里那么瞬间的焦虑,司机差点把车子开进悬崖里…

    导游给他们发的那些护身符其实是有用的。

    里面装的东西专门克他,也克新的圣女。

    看上去这种行为好像还挺好心的,实际上他们宁愿想用这样的方式继续营业,也不肯把那些圣女放了…

    人类真是……贪婪啊。

    【43】

    车上的时候闻尧一直在看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宋景明看着玻璃上的倒影,看窗外逐渐倒退的风景。三圣村原来还是石家村的时候,他们家家户户都靠种田为生,现在田早就已经荒废了。

    毕竟种地一年到头也赚不到几个钱。

    从窗户看出去都是空旷的田野,

    本该是早春第一波早稻的。

    宋景明就这么一路跟着闻尧回到了三圣村,又一路跟着他回了他自己的房间。怎么说呢,系统说和他多贴贴就可以获得啥东西,然后可以缓解下他身上的疼痛。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跑来接他的…

    顺便他还发现了…那波游客中有两对中年夫妻身上有那两个新圣女身上的气味,那是血缘的羁绊,看来…他们来找女儿了啊。

    男主到底…有没有认出他呢。

    宋景明真的好好奇啊,他想吓唬他,所以时不时出现一下让他能看到自己,时不时又消失让他看不到自己,而闻尧也的确如宋景明想的那样,有些失魂落魄起来。

    他就这么看着闻尧在饭厅匆匆吃了一点点饭,看着他在饭后和那几个任务者商量了下对策。

    他们布置得还有模有样的,谁去打听消息,谁去搞清楚布局等等,整个期间闻尧心不在焉…

    【44】

    宋景明又跟着他进了房间…哦,他进不去。

    于是他只能巴巴站在门口,抬手刚准备敲门吓唬他,手刚抬起,门开了,里面的闻尧看到他也一点不惊讶,抬手就想拉他进房间。

    这才发现他拉不动他,并不是他不想进他好像被什么屏障挡住了,碰到的时候还会很痛,闻尧显然没料到这个情况,当即下意识和他道歉。

    宋景明皱着眉头,从进入这个副本以后,他头一次在男主面前发出声音,“……疼。”

    而在碰到那个门的片刻,宋景明身上的原本的轻轻的那层伪装也掉了,露出他在这个副本的唯一一套衣服,毕竟当年那个村长就只给他准备了这么一套。

    ——无比华丽繁复的一套红色嫁衣。

    闻尧明显愣住了,看着有些这样的宋景明他不自在的左右看了一下,一路明明还没说出口。

    另外一个男生打断了他的话。

    “老婆…老婆…”

    听到这个声音,宋景明脑仁又开始疼了。

    很明显,他的那个傻子丈夫来了。

    石耀宗虽然脑子挺傻的,但是他个子高,然后浓眉大眼的,不说话不傻笑的时候也还好。他走过来牵着宋景明的手,叫他老婆。

    而宋景明另外一只手又被男主闻尧牵着。

    两只手分别被不同的男人牵着,其中一个男人还和他穿着同款的喜服,这一幕实在很难让人不想歪,像极了那种…被新婚丈夫捉奸和情夫出轨的场景。

    也幸好其他人肯定看不到他们。

    如果有那个旅游团的游客这时候上楼,或许就可以看到闻尧傻乎乎的站在门口,手不知道牵着一团什么空气,而且还在对着空气有模有样的说话…

    嗯幸好闻尧吃饭快,其他人还在饭厅磨磨蹭蹭的时候,闻尧像有什么急事等着投胎一样,吃了两口就没吃了着,急忙慌的回了屋,像谁在等他一样。

    嗯…宋景明尝试挣扎了一下,

    发现两个手都力大无穷,他根本挣不开,这是当然的,他一身的病痛,光站着不动,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都痛得不行。知道原因归知道原因,气还是要气的。

    ——真他妈气啊,这个鬼当的一点面子都没有。

    傻子丈夫这时候难得没有傻笑了,他目光炯炯的盯着宋景明,“老婆…他是谁啊?”

    闻尧这时候也从震惊中回过了神,他眸色愈浓,眼底的灼热几乎要溢出来,“明明……你还记得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