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江州往事 > 第156章 探病
    见手续这边基本没啥问题了,沈言专门跑了一趟县里的设计院,找他们出一份设计图,这年头不像后世网络发达的年代,随便从网上就能找到各式各样种类齐全的设计图,沈言也不想把房子盖的像传统农村那样四四方方的的简单楼房。

    前前后后又根据自己的想法和后世的理念和设计院沟通几次,改设计图的同时沈言又开始了解施工队和钢材的情况,

    按沈言的规划,房子地下一层,地上两层,地下室贯穿整个房屋,一楼比现在的房屋要高出一米左右,全屋采用框架式结构,未此找专业的施工队都找了好几次才找到,因为此时大多数农村盖房,还都是用预制板,专业的队伍又嫌沈家这活太小,一时间搞得沈言有点头疼。

    这天再次和设计院沟通改了下细节,最后终于定稿,连设计师都赞不绝口,设计室让沈言下午来拿图纸。

    出了设计院,沈言钻进一个巷子,里面有家豆花饭,这地方还是王铮以前跟沈言在县城上学的时候经常光顾的地方。

    点了份豆花饭刚坐下,一个声音喊道“小沈?”

    沈言抬头一看,眼前这个带着眼镜,穿着夹克的人正是陈秘书,赶紧打招呼“这么巧啊,陈秘书。”

    “确实是挺巧的,你怎么在这里?”

    沈言把前因后果一说,陈秘书一拍腿,“这是真巧啊,我这人是一喝酒就馋这家的豆花饭,这几天我是天天喝酒,喝的吃饭都没胃口了,这不,中午就一个人跑过来吃独食了。”

    县府大院就在街道对面,设计院在饭馆隔壁,也算在县府大院对面。

    沈言见陈秘书说的好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确实这家的豆花饭配上自制的香菜辣子,味道简直一绝。

    “薛县长咋样了?”沈言问道。

    “住了十来天院,现在主要是腿还不能下地,医生说要慢慢修养,估计还要一段时间。”

    沈言沉吟片刻开口说道“要不麻烦陈秘书你带路,我去看看薛县?”

    “那感情好,等下啊,等我把豆花吃完。”

    因为是临时起意,沈言只好在医院门口买了个花篮提上,虽然简单但比空手要好看一点。

    跟着陈秘书顺利进了病房,并没有传说中中的特护病房,只是一个单间带沙发,比一般的病房显得宽敞一点。

    此时沈言才看见薛县长的全貌,看起来很年轻三十多四十岁的模样,面色白净,脸上基本看不见伤痕,但是当陈秘书介绍沈言的身份的时候,薛县长激动的张嘴瞬间还是暴露了伤势,牙齿上带着矫正器,说话有些影响。

    薛县长要起身,沈言赶紧拦住,但薛县长还是让陈秘书把病床摇了起开靠在被子上然后自嘲地笑道“早都想亲自去谢谢你,但是我这实在是没办法啊。”说着指了指打着石膏的腿。

    沈言笑着说道:“薛县长还是安心养病的好,伤筋动骨一百天,不养好以后刮风下雨就疼,那可就麻烦了。”

    薛长青张开嘴指了指“两颗门牙掉了,其余牙齿全松了,这玩意得带一年,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脾脏破裂,医生都说了,再晚一会失血过多的话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了,唉好在那天有你啊。”

    “我也是顺手为之,主要是县长是吉人自有天相。”

    “客套的话就别说了,我是真心实意想亲自去感谢你的,好在小陈今天碰到你了。”

    “当不起当不起,本来举手之劳,碰上别人也会帮忙的,县长何必挂记,反倒是您,要安心修养,一县大事都在您身上牵连着,早日康复才是正事。”

    “其实你看我,现在也没啥大事,”正说话间一个靓丽的身影闯了进来。

    “哥,医生让你卧床休息,你怎么又起来了?”

    沈言听着声音有点耳熟,抬头一看忍不住惊讶道:“是你。”这不就是那天在高速上碰见过的薛青羽吗?

    薛青羽这时候也认出了沈言,忍不住也惊讶道:“是你?”

    “救命恩人来了我还能躺着?怎么你俩认识?”

    “哼,就是他买了我看中的xc90,还在高速上开的跟蜗牛一样,我想跟他换着开开,他还不愿意,小气包。”

    “小妹,别乱说,就是那天小沈在路上救了我。”说完一番介绍,沈言才知道县长叫薛长青,是去年从江州下派下来的青年领导,薛青羽是她妹妹,这次专门过来看他的,出事当天薛长青原本是在市里开会,原本准备等薛青羽一起的,结果薛青羽对这边的高速路不熟悉,下错了高速路口,一来一去多饶了一个小时,后来县里面临时有事说是有上级领导下来视察需要他亲自接待,薛长青等不及就提前先走,赶上半路下雨司机本来降了速度,薛长青让师傅开快点,结果就出事了。

    薛青羽这才住嘴,转而饶有兴趣地看向沈言:“喂,你家干啥的,能买得起那车?没听说你们县里有姓沈的领导啊?”

    “小妹”见妹妹又在这乱打听,薛县长怕沈言不高兴,张口斥责道。

    “哥,我就问问嘛”薛青羽撅着嘴说道

    “华都衣柜听说过吧?人家在科大上学创立的。”薛长青没好气地跟妹妹说道。

    “华都?超女赞助的那个,是你创立的?”果然薛青羽眼睛立马直了。

    “是的,我也没想到就折腾出那么大动静,也许是运气好吧。”沈言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能常人之所不能不是简单靠运气了,而是能力。”薛长青在一旁说道。

    “哥,你不会又要打人家的注意了吧?”薛青羽咯咯笑道。

    “怎么说话呢你?”被小妹看破心事,薛县长倒不尴尬,因为招商引资是他们的任务,有时候习惯使然,说不定就有意外收获。

    “你在江州这次回来能待多久?等我出院我再找地方好好坐一坐。”薛县长见沈言没有接话,转了话锋。

    “回来快一个星期了,准备这两天就回去,江州事情也多。”沈言迟疑了一下,没有解释自己回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