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卷王的重生 > 第33章 “我背你”

第33章 “我背你”

    林旭把他们送到了学校。

    陈知然的新造型非常引人注目,幸好现在是上课时间,大家都在上课,才没有引起围观。她的石膏和拐杖就是最好的说明,门卫都没有问就放他们进了学校。

    现在在上第四节课,陈知然准备先去吴怡那里销假。

    上楼梯时,陈知然有点犯难,她对拐杖这个新鲜物件使用得还不够熟练:“雨泽,你先上去吧,我可能有点慢。”

    哪知道陶雨泽背对她,蹲了下来。

    即使和汪羽谈了那么几年的恋爱,陈知然也没受过这种待遇,她一时之间没看懂陶雨泽要做什么。

    看她半天没有反应,陶雨泽才扭过头提醒:“我背你。”

    “什、什么?”陈知然瞪大了眼睛,忙挥手,拐杖都掉了,“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

    陶雨泽帮她把拐杖捡了起来,塞到了她手里,又在她面前蹲下:“上来吧,很快就上去了,不然一会儿放学了就不好走了。”

    这话不无道理。

    可陈知然看着眼前还略显单薄的少年背影,觉得这有点过了。

    两人僵持不下。

    陈知然站的伤脚都有些痛了,想着用什么话婉拒陶雨泽。对着陶雨泽,她有一种反向的雏鸟情节,一直带着一股莫名的责任感,总是会忍不住考虑得比较多。

    察觉到她的拒绝之意,陶雨泽站了起来,转过身和她对视,表情有点受伤,但又很倔强的看着她,似乎是不想退步,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陈知然是第一次在陶雨泽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陶雨泽一向是腼腆的,内向的,露出这样带着些微莽撞的少年气来,让陈知然有种被击中的感觉。

    那一瞬间,不知怎么的,就很想顺着他。

    她小声地妥协了:“别勉强啊。”

    “不勉强。”陶雨泽表面上无动于衷,转过身去,等着陈知然慢慢趴上来的一刻,他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陈知然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自在的,她甚至开始反思自己重生之后是不是吃太多了。因为上一辈子的这时候她是在跟风节食的,回来之后就把减肥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正是年轻长身体,学习用脑子的时候,减什么肥啊。

    所以是长重了吧?肯定是长重了。

    糟糕。

    都怪人生没有早知道。

    她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只敢把手轻轻搭在陶雨泽的肩上,腰杆一直僵着,自欺欺人地觉得这样就可以自己承担一半体重。

    可是陶雨泽走得很稳,一点也没有摇晃,也没露出一丝吃力的样子。在她的掌下,她本以为会单薄的肩膀其实附着着一层薄薄的肌肉,因为正在使力,撑出了精瘦的线条。

    陈知然:……

    总觉得这样的陶雨泽和她印象里有一点点不一样了。

    和她的感觉相反,陶雨泽觉得身上的重量不值一提,陈知然和他预料的一样很轻。不过他没想过女孩的身体这么柔软,隔着厚厚的校服都能感受到。

    热气不争气地从耳根冒了上来,他把头埋得很深,生怕被陈知然发现。

    到吴怡办公室门口时,陶雨泽很有眼色地把她放了下来,陈知然不熟练地拄着拐杖的样子让陶雨泽忍不住伸手扶着她,走进了办公室。

    吴怡果然在办公室备课,看到两人吃了一惊:“你们怎么来了?陈知然,你脚不是摔了吗?”

    “是,我去了一趟医院。”她这个装备极具说服力,根本不需要医院的证明了。

    她把经历言简意赅地说了一次:“……包扎好了就回学校了。”

    吴怡也没话可说了:“你其实可以先在家里休息一周……”

    陈知然生怕她劝自己回去躺平:“没有区别的,骨裂也不是躺一周就能好的,我还不如来学校,只是之后的做□□去不了了。”

    学生自己这么上进是一件好事,可吴怡还是怕出事,不过扫到在旁边一直关注着陈知然的陶雨泽,心想有个人看着还好。

    看来班里的传言是真的。

    托尔斯泰都说了,男女之间有什么真友情啊。

    “升旗和做□□都不用去了,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吴怡作为班主任必不可能对此有什么评价,只当假装看不到,“学习重要,身体更重要,趁着还没放学,人不多,赶紧回班上吧,你这样上楼梯好上吗?”

    吴怡不懂,为什么这样一句简单的关心会让陈知然面露不自在。

    陈知然点点头,又被陶雨泽护着走了。

    班主任的办公室门没有重要的事一般是只会虚掩着的,吴怡从门缝望出去,看到陈知然抱着拐杖,伏在陶雨泽身上。

    吴怡:……

    唉,这就是青春吗?

    大概是这个姿势和刚刚认知的改变,从来不把陶雨泽当异性看的陈知然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氛围有些微妙起来。

    陶雨泽问:“中午我给你带饭还是一起下去吃?”

    他一开口就正常了,陈知然暗自松了口气:“我在教室待着吧,你随便帮我带点什么就行。”

    一上完楼梯陶雨泽就把陈知然放下来了,陈知然是自己杵着拐杖进教室的,一进去就接受了注目礼。英语老师的讲课都差点停下来,看到教室里一下子人心涣散,急忙点了个人起来阅读课文。

    等到放学,汪羽径直走了过来:“你脚怎么了?”

    “土豆盖浇饭?”食堂的打包得自己带饭盒,他们俩都没这习惯,陶雨泽选择出去买。

    陈知然嗯了一声:“你吃了饭再帮我带回吧。”

    他和汪羽错身而过,并没有回应汪羽打量他的视线。

    等他走了,陈知然才得空回汪羽:“脚摔了。”

    “给你上午的笔记。”汪羽把本子扔在她的桌子上,撑在桌边低头看,“怎么这么不小心?”

    陈知然拿起来翻了翻,汪羽笔记就是中规中矩的那种,老师写什么他抄什么,字也写得工整。

    “我也不想的,早上下楼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摔了。”她左脚脚踝的部位打了石膏,也不能承力,只能这么斜地里支着,“谢谢,下午还你。”

    “我看你最好在家休息吧,别一会儿弄得更严重了。”汪羽又弯腰仔细看了看,但实在也看不懂什么,“笔记我给你带就是了。”

    陈知然懒得和他纠结这个。

    身体靠在了书桌旁,汪羽双手抱胸:“那个陶雨泽,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陈知然发誓,自己只心虚了那么一下下,可马上就理直气壮起来了。

    她能有什么坏心思?

    汪羽狐疑地问:“你们关系也太好了,你以前和哪个异性关系这么好过?”

    这个问题陈知然也在自问,她和陶雨泽肯定不止是同学关系了,甚至比朋友还要更亲近一些,那只有……

    她深沉地道:“我把他当弟弟。”

    汪羽:……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他只能硬把话题再扯回到他们俩身上:“我们俩的事你是怎么考虑的?”

    陈知然觉得汪羽好像一个什么npc,台词来来回回就是这么几句,费尽心思要让她接任务。她尽量心平气和地提醒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汪羽倾过身,放低了声音,亲昵的不满里带了点调情的意思:“那是你单方面的宣布。”

    陈知然真的诧异了:“分手不都是单方面宣布的吗?”

    汪羽:……

    居然无法反驳。

    陈知然从书包抽出教科书,开始腾笔记:“你快去吃饭吧,下次考试要被踢出9班你这性格不得怄死?”

    对于陈知然如此冷酷无情如此不解风情,汪羽只能无能狂怒:“你一直都是这样!你到底是不是女的?”

    陈知然再次诧异了:“怎么又扯上我是不是女的了?而且我是不是女的户口本上写得清清楚楚,有国家为我作证,需要你来怀疑?”

    汪羽恨恨地走了。

    终于获得清净的陈知然赶紧开始笔记,她有一套自己的方法,配合简单的记号和缩写,写起来特别快。

    一上午也没讲多少内容,上的化学和英语。陈知然没有单独记笔记,而是把今天的知识点记到了一整张的思维导图里。她学化学是用的从全局到细节的方法,比如任何化学反应她都逼着自己从元素周期表的角度出发思考,毕竟化学反应说到底都是电子层饱和的问题,都符合化合价的规律,而遇到了非常规的陈知然就硬,提高了不少效率,而且错误率越来越低。

    英语陈知然就反着来,一定要夯实单词这样的细节。她现在开始背第二遍高中词汇书了,今天上课学的新单词就基本是她在背过的2类词语,也就是只需要记住它的所有含义就行,只有1个是需要掌握各种固定组合和用法的。她干脆抽出自己的词汇书又针对性地复习了一次。

    就是因为不知不觉地复习了起来,陈知然本以为能在陶雨泽回来之前就抄完的笔记到陶雨泽拎了饭回来也还剩了点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