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虎夫 > 2113 出事
    当伍北再次回到烤肉店时候,郭大炮和骚强已经彻底喝嗨了,两瓶陈年老酒造的一干二净不说,地上还堆了十多个啤酒瓶子。

    “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

    郭大炮攥着半截玉米当话筒,嗓音嘹亮的放声高歌,骚强则轻拍桌沿打节奏,两人配合的那叫一个相得益彰,就连旁边的几桌食客也被这欢乐的感染跟着吆喝。

    望着俩兄弟手舞足蹈的模样,伍北也禁不住咧嘴笑了,此时的他既不是马寒面前的“鬼见愁”,也不是弟兄们眼中的“顶梁柱”,就是个再简单不过的“小老弟”。

    生怕打扰到他们的兴致,伍北没有马上回到桌位,而是站在旁边静静的观望,听郭大炮唱到高潮部分,他也忍不住附和轻哼:“顶风逆水雄心在,不负人民养育情”

    一曲作罢,周边满堂喝彩。

    “再来一首老哥!”

    “比原唱还带劲儿!”

    几个食客明显也是性情中人,起哄架秧子。

    “不来了不来了,我唱歌的水平就是程咬金的三板斧,吼完就得赶紧撩,不然铁定丢人。”

    郭大炮双手合十的感谢,此时的他是发自肺腑的高兴,仿佛时光倒流,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也不过如此。

    “忙完了啊伍子?”

    说话的空当,郭大炮看到了伍北,立马晃晃悠悠的招手,朝着其他人介绍:“这才是正儿八经的军歌大神,当初我们联谊会能把文艺女兵给唱哭。”

    “对对对,我兄弟的歌唱的真叫一个洋洋萦耳、绕梁三日,三日都低调了,绕梁仨礼拜还多,伍哥来一首打靶归来,让大家开开眼。”

    骚强捧哏似的贱嗖嗖的吆喝。

    “来一曲!来一曲!”

    “就是兄弟,别藏着掖着啊。”

    周边喝美了的男女老少鼓掌起哄。

    看了眼郭大炮和骚强眼中洋溢的自豪,伍北也希望让苦闷许久的哥俩再多点欢声笑语,所以没再继续端着,清了清嗓子应声:“那就献丑了啊,一首打靶归来送给在座的所有朋友,希望大家往后的日子一帆风顺,没有阻碍!头儿,你给我打打前奏呗。”

    “好嘞,一二三四,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预备唱!”

    郭大炮轻点脚尖打拍,指挥家一般煞有其事的挥舞双臂。

    “胸前的红花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伍北顺势接下,浑厚的嗓音和有型的台风瞬间让人的荷尔蒙倍增。

    “isaoisao,saoidouruai,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旁边人也情不自禁的跟着吼唱,一曲独唱顿时间变成合唱,氛围空前的高涨。

    歌声中,伍北搂住郭大炮和骚强,笑容如花绽放,自打退伍以后,他就再没像今天这般发自真心的舒坦和开怀。

    至少在这一刻,没什么恼人的罗天、擒龙集团,也不存在累的像狗的虎啸扛把子,更没有纷纷扰扰的爱恨情仇,他就是那个被人呵护备至的小伍子。

    凌晨两点多钟,喝的七摇八晃的哥仨肩并肩的朝着郭大炮的家步行。

    行走在霓虹闪烁的钢铁城市当中,仨人时而低喃绿营时各自的囧事,时而感慨现如今的巨大变化,唯独没有再像从前那样谈起对未来的憧憬。

    或许柴米油盐的繁杂早已经吞没了他们对明天的幻想,又或者是怕说太多徒增烦恼,总之三人都很默契的闭口不言。

    一切好像跟过去一样,似乎又完全不同。

    “叮铃铃”

    即将拐进郭大炮住的胡同时候,他兜里的手机铃声猛然响起。

    “我儿子打来的,看吧,我就说这犊子还是关心我的,刚才估计当着同学面不好意思。”

    郭大炮瞄了一眼号码,献宝似的朝两人炫耀两句,随即转身走到角落,一边解裤腰带放水,一边接电话:“咋还没睡呢儿子”

    “强子,头儿是上京本地人吧?我记得他说过在胡同里有套四合院,现在上京的行情,随随便便一出手,那生活档次不得立马翻几翻?”

    伍北好奇的发问。

    “房子是嫂子家的,头儿的岳父岳母还活着,他哪敢往外卖,而且我听说头儿在家里不是很讨喜,要不是有他儿子,估计早就被岳父岳母赶出来了。”

    骚强压低声音解释。

    “难怪”

    伍北这才会意。

    “什么!你再重新说一遍,我儿子怎么了?嗑药!绝对不可能,我了解他他同志啊,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你们先别关他,我马上过去行么!”

    两人正小声议论时候,不远处的郭大炮突然提高调门,随即表情慌乱的看向伍北:“孩子出事了,被被南城区分局给给抓了”